-

——好久不見,甚是想念!

沈沉魚眼睜睜的看著眼前這個混蛋在一邊說這話的時候一邊俯身低頭,當最後一個字說完的時候,她都能夠感覺得到這混蛋口唇間嗬出的一股熱氣。www.YSHUge.com

可見,兩人之間的口唇的距離有多近,稱得上是在咫尺之間了。

“這個混蛋想要乾什麼?”

沈沉魚的腦海中立即冒出了這個念頭。

不過看著葉軍浪俯身下來的這個姿勢,似乎已經不用去猜想都知道他想要乾嘛了。

那一刻,沈沉魚眼眸中閃過一絲慌亂之色,她檀口張啟,急促的喊了聲——

“不要!”

但卻是已經遲了,隻見葉軍浪低頭下來,兩人已經是唇唇相印。

怎麼可以這樣?

沈沉魚的腦海旋即一片空白,唯有這個念頭在不斷地冒出,卻又找不到合理的答案。

其實,說起來她與葉軍浪之間倒也不是第一次如此唇唇相印的吻在一起了。

猶記得當初她被影子劫持,最終被葉軍浪出手救下的那一天晚上,葉軍浪就把她擁在懷中安慰著,給予她溫暖,讓她那顆恐慌不安的心逐漸的平靜下來。

那時候,葉軍浪也輕吻了她。

她當然冇有忘記那一晚與葉軍浪的吻,那是她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次初吻,稱得上是刻骨銘心。

或許正因為這樣,葉軍浪在她內心深處的地位纔會稍顯特殊一些,所以她今天看到葉軍浪回來的時候有種掩飾不住的欣喜,纔會流露出女人般的幽嗔;所以當葉軍浪說有事要找她的時候,她下意識的就讓葉軍浪進來她的屋子。

但她從來冇有直麵她與葉軍浪之間究竟是什麼關係。

上下級?

鄰居?

似乎不僅侷限於此,否則為何葉軍浪不在期間,她每次回來的時候,看不到那熟悉的身影聽不到那可惡的聲音時,為何心裡麵總會有點悵然之感。

那種感覺,彷彿就像是心裡頭已經開始在牽掛一個人。

雖說她不曾去想過,或者說不敢去直麵,但她卻又知道,這樣的感覺也許就是喜歡吧。

如若不是喜歡,此刻被這個混蛋如此俯身擁吻,為何會冇有絲毫想要反抗的感覺?

她僅僅是感到羞赧,感到不好意思,臉頰都滾燙而起,但她內心深處卻是冇有絲毫的反感,反倒是有種心跳急速加劇的感覺,彷彿懷春的少女心如鹿撞。

葉軍浪有種就此沉醉不複醒的感覺。

沈沉魚的櫻唇嬌嫩柔軟,宛如清晨沾著雨露的玫瑰花瓣,帶著一絲的芬芳與甘甜,一親芳澤之下便是徹底沉醉了進去。

葉軍浪貪婪的吸吮著,沈沉魚櫻唇卻是緊閉,他立馬撬開了美女校長的唇角,就此趁虛而入。

“嚀——”

沈沉魚如同遭到電擊般,整個人輕撥出口,那旖旎的聲線聽在人的耳中無疑是顯得極為的魅惑與撩人,讓人慾罷不能。

葉軍浪終於是逮住了沈沉魚那滑膩柔軟的香舌,但沈沉魚就像是條小魚般,不斷地閃躲,不斷地避開葉軍浪的圍追堵截。

一場另類的大戰就在兩人的口唇間展開。

葉軍浪的右手正摟著沈沉魚的腰肢,他禁不住悄然間用力的輕輕一握,手掌間立即充盈著一股嬌嫩的柔軟彈性。

如此佛風弱柳般的柳腰的確是堪稱盈盈一握啊!

接著,葉軍浪想要領略那獨上高峰的美妙風景,他的手順勢而上,一路攀爬,就在即將籠罩而下的時候,冷不丁的——

“姐夫,姐夫,你在哪裡啊?”

門外,竟然響起了柳子陽的聲音。

該死不死的,居然還是在這樣的關鍵時刻。

這一瞬-